Celestine.

「少女造梦师CELESTINE.」


「我发誓我对所有事物至死不渝」

我咕了很久。无论是点梗还是其他的什么。
不是因为懒,而是每次一打开文档,打下的字删了又删。一直在想着,应该还可以再写得更好的。但是无论怎么样去努力,都不能达到心中那种最满意的境界。最后无疾而终。
只能咕咕咕。
很无力。

决定就是你了!

占tag致歉

100f了,说好的点梗🎉
打了最常用的一个tag,周日下午14:00开——

【刺七乙女】深秋不知意

-梅花十三x你
-很短。



深秋了。

且不谈那唰唰啦啦、义无反顾地扑向大地的落叶。上下翻飞铺出怎样景象。又不说那菊花开得烂漫,风中潇潇洒洒地摇摆。就单单这转凉的天气,也能让人感受到浓厚的秋日滋味。

你脱了鞋,随手一扔。收了腹凝力一跃,稳稳当当落在溪中那块脚踏石上。旋即坐下,小心翼翼试探着水温。冰寒触碰到脚尖,你反而得了满心欢喜。立刻踏入水中。任冷意切割着你。

好他妈难受。但我喜欢。

忽觉秋风萧瑟起,只惜身边无衣裳。十三通常在这时候送了暖袄过来......梅花十三!“我怎会不管你呢?”那句话尤响耳边。好大笑话,刺客无情,满嘴戏言啰。要不,你怎的那样久不来看我一眼?上次我见你,仍在盛夏。

罢时气急,用手拨起水向前砸去。秋瑟又起,带了枫林凄凄声。你炸了脾气,就胡乱在空林中嚷嚷。内容不过一些粗俗骂街。在你倒完了内心苦时,正巧。柳绿色披风落下。温暖而带有熟悉的味道。你抬头,见那梅花十三正立于你身侧。她左手在身后偷偷攥了衣裳,右手为你将披风打上结。

“起来吧,别着凉了。”

这是不善言辞的她唯一的一句话。

【刺七乙女/柒你】这个大冒险真刺激

*沙雕归来:D。ooc和苏都有的。爽文。
*乙女。画风逐渐转回以前的沙雕。其实也没什么糖分。?
*我想要评论呜呜呜






我最近好闲啊。



大概是上次酒会惹恼了一个大人物,所以他暗中作梗捞走了我一大堆单子。我盘算着,下次见到他一定要先给他明目张胆昂首挺胸地亮出我最长的那根手指,然后吼:“搞那些个阴的算什么爷们!来啊!有本事你正面上我啊!”


为了实验一下这个效果,我对着院子里的那颗树吼了这么一遍。



正好下楼的柒听到我这一番爆言,白了我一眼。





我的排名,又从酒会时的三十二猛掉到了四十开外。四十、四十八还是几来着?没错,这个榜单可严厉了。你随时都有可能被刷下来。



柒哥?柒哥榜首稳着呢,我们不一样。:)





很悲惨的是。由于我太无聊,只得终日和伍六七厮混在一起。放纵自我,醉生梦死。













“伍六七你个杀千刀的竟然敢出老千!”



我把手中的牌往桌子上一摔,当即起身指着伍六七破口大骂。我就说这个无论什么时候都衰得走路踩茅坑的人为什么今天突然欧皇附体胜局连连。他居然另找一副牌藏牌!被抓包的伍六七咽了一口口水,支支吾吾地道出现编遗言。





真想抽他。我之前玩十三张还没输给谁过。






为什么我们会聚在一起打牌?今晚吃火锅,我弄了正宗的重庆底料。梅花十三和伍六七都到场蹭锅吃。那个香辣劲儿辣的我打破了两个月内都不喝酒的誓言,当即吨了两听冰啤。在我开第三听的时候,柒手快抢了过来不许我再喝了。我听见暴风雨的前兆,也就悻悻然不再执着于我的冰啤。



“迟早喝得胃穿孔。”




柒把啤酒放回冰箱,同时低沉地说了句。看来乌云还没走掉。




“那也不是你胃穿孔。”





我在他转身的时候悄悄在底下比了个中指,然后跟他顶了一句嘴。我今天胆子可真肥。他好像没有听见,继续在桌前坐下。吃完火锅我们感到异常无聊,伍六七提议我们一起来打牌吧。被禁酒的我欣然接受,梅花十三和柒倒是无所谓。






但现在梅花十三脸色难看了。因为她被出老千的伍六七连压三局。





看起来不用我亲自削他了。





现在咧,伍六七已经被梅花十三打得半死不活 。我坐在一旁喜闻乐见,时不时还鼓鼓掌或是加几脚以表示我对这个出老千的爱的深沉。反正就差给他们打个擂台下注了。要是下注,我全投梅花十三。我估摸着赔率是0.04%。伍六七的话,得是多了好几个零的翻倍。



梅花姑娘揍人真帅。








在梅花十三狠狠地削了伍六七一顿后,游戏从打牌变成了真心话大冒险。




因为这个游戏是无法出千哒。:D





大冒险的选项每人写两个放篮子里。抽签方式因为实在不想那么麻烦,所以我把一根细短钢签放在个磁铁上,要抽人一转就好啦。简单不费事,我还为此得意洋洋了一会儿——我从某个从来不会有人注意到的角落找到了钢钎儿。我这个小机灵鬼儿啊!




柒看我的时候表情里带点嫌弃。





第一局我来转,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心中碎碎念不要抽到我不要抽到我不要抽到我我不好吃别吃我呀......虽然有点偏离原台词,但是把所有的东西都念叨一遍总比少点好吧。可惜天公不眷顾我,指针晃晃悠悠地准备停下——




好钢钎!正指着我!




所有人瞬间看向我,那齐刷刷的目光看得我心里发毛。欲哭无泪,丧尽天良。我颤颤巍巍道:“大冒险......”然后闭上眼睛伸手去抓大冒险任务。





我愿意用那个捞我单子的脑残玩意儿的十年寿命来换不要抓到我自己写的呀......





我把纸团儿打开一看,心里凉了。




“激情献唱《烤面筋》!”




我现在有一种冲动,马上跑、跑得远远的。哪怕我下半生都可能因为不执行大冒险而被人追杀。可是我怂啊,转念一想算了吧。面子又不能吃。



“那啥,”我吞吞吐吐,“我给大家激情献唱《烤面筋》啊。”




那厢伍六七听到这话,手里的百●快乐水掉了下来,我一定要暴揍他一顿然后让他拖地板。梅花十三眼角抽搐,连忙带上面具差点没笑出来。柒哥比较淡定,就是默默走到火锅桌旁给自己塞了一大口花椒,然后拿错了我的杯子猛喝●他柠檬茶。估计是●他柠檬茶喝得太爽,他直接拿着我杯子吨完了。



一群魔人。


“咳咳......”




“烤面筋烤面筋我滴烤面筋♪香香的口味,你吃过没♪辣辣的感觉,你尝过没♪王八哄人的歌声,你听过没♪真正滴烤面筋可带劲儿啦!让你吃到真正的石灰♪不一样的滋味......好了我忘词了。......再笑我打爆你们狗头啊柒哥你可以维持一下自己的高冷酷哥形象别笑吗。梅花花你带上面具好不好,伍六七你还想挨削是不......等着我这就削你。”





其乐融融,我心已冷。





我以后再也不听烤面筋啦。





第二局,笑得最开心的伍六七幸运中招。他同样选大冒险,只见他咽了咽口水伸手一抓......





“请...请朗读一遍卡路里的歌词,不能唱出来。”




“每天起床...♪不对不能唱!重来!每天起床第一句......”





为了报复,我笑得脸都疼了。梅花十三干脆不摘下面具,柒哥起身去找东西喝了。然后抓着冰箱门挡住脸久久不动。这就叫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啊!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他从不会缺席!




这么兜兜转转几局,钢钎小姐终于眷顾了柒哥。摇摇晃晃到他那儿就定住不动了。柒哥没说什么,直接去抓大冒险的纸条儿。大概是觉得没有什么自己不能去做、或是做不了的吧。我在他身边抱臂等着看他能拿到什么倒霉催的东西。



柒打开纸条,瞳孔稍微缩小并且明显僵了一下。视线慢慢下滑到我身上,一言不发。过了半晌才缓道:“亲吻你左手边的人身上任意一个部位。”



我靠,刺激啊。


事实证明我是石乐志,我扫视了一圈以后没有发现我的观察视角错了。直到柒的手放上我的头那一刻起我还以为他要屈尊去亲伍六七。


但我的脸颊分明碰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呀。

那是一个蜻蜓点水般的吻。轻柔而不带一丝痕迹。他炽热的鼻息随着这个吻扑倒我脸上,已经分不清我脸上的火燎到底是他近在咫尺的呼吸,还是我自己脸颊的升温。



好热啊,我的扇子呢?



说实话,我已经记不得那天是怎么结束游戏的。只是那种火烧火燎的感觉异常清晰,停留到了我进入黑甜乡之时。

妈呀。

【TBC.】

开学周弧,随缘更新。我是鸽王,莫得催我。

【青之驱魔师/燐雪】揉头发

-激情割大腿肉,给我的懒婆娘mico。话说要是你日产千亩不就可以自己先撑起燐雪tag了吗?!(暴言)
-是,绝对的燐雪,ooc你猜有没有猜对了我就告诉你有。
-梗也是mico小姐提供的!她没有老福特好可怜哦。








突发奇想地,燐去揉了揉雪男的头发。



这是一个过分亲昵的兄弟动作,看起来只有在幼年,燐夸奖雪男做的好的时候才会有的动作。好柔软......燐在揉了几下后,很没有人道地再猛揉了几下。没错,雪男的发质比属于柔软的类型,和燐的毛毛糙糙完全不是同一个档次的。好不容易摸到了这么软的头发,一定......

哎呀!

本来还在写东西的雪男一把握住了他的手,略带幽怨的目光射向燐。燐清楚那个眼神所蕴含的意义,是“给我住手”的意思。

另一层意义是,奥村雪男生气啦。

哈?难道说雪男不喜欢被揉头发吗?

为什么啊?

想到这里,燐像是恶作剧般地报复了雪男——用另一边手狠狠地揉乱了雪男的头发。而雪男,本来就因为被打扰了工作,再加上燐不依不饶,所以现在炸毛了。抬手打开了燐那扰了自己的恶魔之手。某种意义上真的是恶魔之手呢。随后稍微有些咬牙切齿地说道:“哥哥那么喜欢把时间浪费在无聊的事上的话,不如去写作业如何?难不成是我所布置的课业不够多吗?”

燐觉得太不甘心了。


“喂、我说雪男,”于是燐反手钳住了雪男的手,顺势一把将雪男拉到自己怀中让他不得动弹。雪男想要挣脱奈何燐的怪力是十分恐怖的,也就只能窝在他怀里任其摆弄,“我是你的哥哥对吧,既然是这样那我揉揉你头发又怎么了啊?”然后光明正大地用手狠狠地揉搓了他已经开始不像样的脑袋。“混蛋雪男就算长大了也稍微给我听哥哥的话一点啊!”

“哥哥你这个......笨蛋恶魔!”

时代将死

“时代将死。”


我对这句话再熟悉不过,曾经、曾经有个孩子对我说过这句话。我永远也忘却不了他眼睛里的黑暗。那团灰雾任有光芒万丈也无法散去。


我记不清那是哪一年的冬天。又是一个文艺复兴时代。古人先前无法被理解的智慧现在已经解读开来,它们被加以运用到了科技发展之中。随之而来的,是古时某些制度的复兴。虽说并未有绝对的奴隶出现,但是这些制度迂腐、糜烂。踩着骨头和血肉。


我走在意大利街头的教堂时见到了他。一个瘦弱的小难民,皮肤苍白而毫无血色。身上衣物不足以御寒——是些普通的棉布料。街道对面锦衣华裳的、单衣也足以保暖的大商人约翰逊先生只忙着喝他的雪莉酒。

是一种难以言喻的、会让你不知如何是好的欲望或说是冲动的决心使我驻足在他面前。我蹲下来,发现他睁着眼睛。

多么可怕的阴翳啊。


“女士?”


他先说话了。其实,那灰蓝色的眼眸异常漂亮,但是太过空洞无神。比屋顶的雪好不了多少。他长长的睫毛上落了霜,声音嘶哑老成。浑身上下冻得难看。紫黑的嘴唇颤抖着拼完这个单词。



我眯了眯眼睛,回应了他一声:“是的。”雪突然纷纷扬扬开始下大。落在他黑色的头发上,像冰冷的糖霜。


“女士,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他几乎像被掐着脖子一样说完的这句话。进去的气比出来的多。哈出的白雾团也细弱轻缈,我想他被冻得命不久矣。然后,那个孩子用力扯了扯嘴角,一字一顿地、缓慢地说:


“时代将死。”



“你错了。”我反驳,“你错了,迂腐的时代永不终结。”


雪停了,天还是黑的。他永远留在了那一年的冬天,我徒劳地在他身上盖上一件大衣。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过供奉上帝的地方。

啊啊、到今天我才发现《旁观者悲悸》里面有很多很多之前事先想好的剧情没有加进去。其实它早就想好了,但是一直没有开笔然后我是那种不记梗的人......我错了。我一定要重修《旁观者悲悸》。

【刺客伍六七乙女】旁观者悲悸


*再不来碗千刃我觉得找不回自己了。(你有自己吗)
*以旁观者的姿态所述原著脑洞向。爆炸自我爽文。废话极多且有语序混乱。第一人称我已经上瘾了。

实际上是〈柒x捅刀的白衣女子〉你旁观注意。

*我爱评论,你懂我意思莫。快拿它砸死我。

〈一〉

我是天机阁的情报员。

对,就是收集并出卖给别人的情报的人。

我不觉得有什么奇怪。这个世界上就是这样,总得有人做一些不齿的事。我们和刺客是一丘之貉。

都是看起来光明正大、实际上需要隐匿于黑暗里的主儿。







〈二〉

我与刺客真正有交集的不多。

其中一位、也是交情至深的一位。

暗影刺客首席。柒。

听起来是个厉害的狠角色,实际上本人要比传闻得更加令人惧怕。

我初见时就不怕他,就因为我心思豁达、看得太开。也太善于观察。

他不至于无缘无故杀人的。

我笃定他不会是那种人。

给我说对了。在这儿略过初见与相识吧,今天我讲的不是这个故事。

总之,能与他直接说上话儿的不多。好巧不巧,我是其中一个。

但我不是最重要那个。







〈三〉

柒有一位佳人在侧。

这里是字面意思。那位白衣姑娘总是在他身边。他也不赶,无论做何都任她去了。

非同一般。

那姑娘我是打过照面的。容颜姣好,明眸皓齿。白衣似雪,古灵精怪。

竟然是个刺客。

不过我都能是天机阁的大师姐,她当刺客又有什么呢。






〈四〉

我笃定柒对她有情。

一如我笃定他不会无故杀我一般。

相对的是,我朦胧于我该如何对柒。

但有情也好,无情也罢。

我都不认。

我师父为情而死,可愚、可悲。

那一刻,我认定了情爱便是祸害。

但我深陷而不自知。自知又不自认。

终是自嘲了。没入红尘中,游连人海里。








〈五〉

我要寻什么情报时,找的都是乞儿。

他们才是最好的情报员。因为他们十分自由。待哪儿都行。

除了那些个繁华高楼地。那便是我的任务了。

今日来,我觉得那白衣姑娘古怪。

(这一行被墨水涂得看不清本来面目)

我的乞儿们得了银子,满心欢喜道了她今日来的常去处。

“都是摸着黑去的,其他人谁也看不见呐。”

我脸色凝重了几分。乞儿们见风云聚涌,连忙退下了。







〈六〉

柒将有危险!
柒将有危险!
柒将有危险!

我没在阴影里,心中翻滚嘶吼这一句话。

顺带一提,影潜是天机阁的内传秘术,绝不外透。练成,潜伏与阴影之中,无声无息,游连于世上任意一处影子内,任你手眼通天也无法察觉。也是好巧,大师姐我便是天机阁最熟悉这秘术的人。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天机阁情报快而准确的原因了。

我看出那姑娘有犹豫不决,但终是领了命。她方的目标一开始就是柒,这个内线安插得精明——不会令目标起疑。

我几乎不敢出大气。

那么说,这几日她露出马脚是故意的。为的就是引柒上套?

真是盘好棋。








〈七〉

“你不信我?”

我垂下眸子,低头把玩发尾。

那厢的柒,攥紧了拳头一言不发。

“近来已有流言四起吧?”

“我一直信她。”

他低声,话语道出。我察觉他比我想象中地难说服。

“你还不明白?!我对你说谎有何好处?你到这个关头还不开窍?”

急火烧心,我一拍桌子大声道。恨不得指着鼻子破口大骂。

柒看起来比先前还阴沉几许。

“住嘴,然后滚。”

他第一次这么重言。

看啊,冲冠一怒为红颜。

我气,但又能如何呢?

罢了。这一遭劫数他渡不过了。

——你个混账玩意儿!







〈八〉

我信天命,认为冥冥之中皆有定数。

无论是你今日是否要穿新衣裳,还是改在什么时候打喷嚏。都是天命。

天命是不可违的。

有的人喜欢宣扬自己违抗天命,殊不知,你的违抗也是天命的一部分。

柒的天命,就是栽在那白衣女子的手上。

我改不了,谁也改不了。

就像“阎王要我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红颜祸水,祸水红颜。这本是一个简单的道理。

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哪。

果不其然,那姑娘被人打入了地牢下。听说还身负了伤。

陷阱。






〈九〉

那日,我在影子中注视着这一幕。

触目惊心的。

守卫遍地横尸,血流成河。

柒做得真绝。

为爱疯魔者不在少数。

柒就是其中一个。

你问我来这儿干什么?

我是来见证的,见证他的人祸。

本是幼稚的气不过,但我还是来了。





〈十〉

石桥上,刺客们与他对峙。岌岌可危。

我伫立于一旁的高处。听见渡鸦在远处悲鸣的声音。清清冽冽,沙哑凄凄。跟骨头刮擦的声儿似的。

那也许就是他的挽歌了。

今晚月色好冷。

“我今天就要带她走,我看谁敢拦我。”

狂言。

唰——

她的刀,穿进了他的心脏。很深很深,深得刀尖儿已经穿透了他整个身子,在月色中闪着寒光。血染了刀,也染了柒的衣服。他的瞳孔极缩得跟针尖儿一样小,颤抖着、难以置信着。他拿刀撑着,没有因伤跪下。

好个傲气。

我没有在那一瞬间冲出去,因为我知道自己一定无法改变什么。他那么固执,终究还是被她亲手打碎。

深深的无力感冲破了我。我跌坐下来。手指颤抖,冷汗直流。

远处渡鸦还在唱。

他毁了石桥,跌下河中。生死未卜。

今夜月色依旧冷。





〈十一〉

世人皆传他已死了。

我不信。



〈十二〉

世人又说,天机阁是一等一的情报交易组织。那天机阁现在主持的大师姐,心无其他,闲云仙鹤。她厌凡尘,也厌情爱。

她出门云游了。

对,我出门云游了。

借着云游来找柒的下落。我不信他已经死了。说什么都不信。

老天不应我,我也一直没找到。

但——

云游一世为寻他有何不可?